溧阳 · 太仓 · 张家港 | 欢迎来到房地产门户网  www.lyfdc.com.cn
  • 您当前所在位置:溧阳房产网 >> 业界动态 >> 正文
  • 联系我们:0519-87188666

疯狂的诈骗:89元可换雄安一套房,三个月诈骗近 五千万

www.lyfdc.com.cn 2019-10-23 点击:( 272 ) 来源:南方都市报
“前期可能还抱有一些怀疑,但后期明知对方是骗子,仍然积极协助骗子实施诈骗。”有公安部刑侦局经办干警告诉记者,短短三个月里,冒充“中华爱心基金会会长”的方忠平即组织了26个民族资产解冻项目,向会员筹措资金近5000万。
 
南都讯 距离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短短数小时后,因涉嫌重大诈骗犯罪的马荷英被浙江警方抓获。
自称“中华爱心基金会办公室主任”,在短短3个月里,马荷英与方忠平等人通过网络发展了5万余会员,以民族资产解冻、扶贫等各类项目名义,诈骗资金超4000万。
而在7月24日马荷英被逮捕前,方忠平已先行被警方逮捕。
冒充“中华爱心基金会会长”的方忠平,每天接上百个来自“大领导”的电话,忙着在微信群里组织各种项目筹款,直到被警方抓获之时,方忠平仍坚称自己是“部级干部”。
警方缴获的银行卡、POS机
1
“中央指派的基金会”:交89元换143平米房
有关“民族资产解冻”的传言一直在民间流传:一些“大人物”的钱被寄存、封锁在海外,据说只要筹一点钱,就能把数十、上百亿的海外民族资产运回来,国家会把这笔解冻后的资金,专门用来扶助贫困人口,每个出力筹钱的能分得百万。
2018年11月,长期从事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的方忠平找到了马荷英,自称是中央指派的“中华爱心基金会”会长,专门负责将一些近代历史名人在海外的资产解冻回来用于扶贫,问她愿不愿意做基金会的办公室主任。
马荷英高中文化,此前就有参与项目的经验,“为了不错过发财的机会”,马荷英答应了。此后,她多次协助方忠平在各个微信群发放筹款项目通知,统计群里投资出款的人数、金额,传达方忠平“讲话精神”以及会议通知,协同方忠平实施诈骗。
为发展下线,马荷英把亲戚朋友也拉进了群里。
刘艳芳即在马荷英的劝说下加入了基金会的微信群。据刘艳芳回忆,在多个微信群里她都曾收到要求交“16+1”、“20+1”的项目费用,马荷英多次告诉她,项目会有百万返款。她并不富裕,为此投了几千块钱进去,但一次也没有收到返款。
方忠平在群里宣称给会员放款
项目返款迟迟不兑现自然引发怀疑。2018年底,方忠平又称:有一个雄安新房建设项目,每个人只要交89块,未来就能在雄安新区换一套143平米的房子。当时基金会的领导群里即有人表达了异议,表示不交钱甚至要求退款。方忠平对此颇为生气:领导层都不交钱还要退单,像什么话?马荷英立刻表态,要在群里再统计缴款人数。
一直坚信国家会“下雨”(行话意为返款)的马荷英做着发财梦,与其有相同心理的不在少数,即使这个骗局漏洞百出,也仍有人执迷不悟。
诈骗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
有会员回忆,方忠平还曾称自己负责的海外资产解冻项目包括李宗仁、陈诚等历史名人,都是跟他们直接联系。
“有一个项目,他说李宗仁的钱被锁在海外,李宗仁亲自跟他联系让他弄回来,我当时就想,李宗仁活到现在的话已经110多岁了,不太可能吧?”有会员告诉南都,但并没有人戳破方忠平这个蹩脚的谎言,在微信群里,会员们依旧对新发起的项目投钱、盼望着“返款”的来临。
直到今年1月,这个冒名的“中华爱心基金会”核心办公群被人举报,东窗事发。
2
“大人物”方忠平:自称政法大学毕业,项目筹款抽提成
金文强是基金会里“一大队副队长”,据其回忆,案发前,在会员们的眼里,方忠平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55岁的方忠平自称毕业于政法大学、学法律专业,是“中华爱心基金会会长”,还认识很多有名的政商界人士,不少会员都见过方忠平作为“中华爱心基金会会长”的“工作证”,还有国务院扶贫办授权其任“全国总领导负责人”的“授权书”。
方忠平很活跃,时常在群里谈论民族资产解冻的项目,有了哪位“大领导”的邮箱、电话,受他们委托将海外的钱运回来;有时还说受中央委派正在考察开发新项目。群里还有专人整理、发布方忠平的录音讲话,讲话主题不仅包括项目宣讲、还涉及时事政治。
为管理不断发展壮大的会员队伍,基金会成立了9个大队,大队下设各中队,中队下面再设小队,以队为单位设队长,并配有政委、财务部长、督察长。队长负责统筹,政委负责项目宣讲,财务部长负责汇总项目的款项、卡号,督察长负责监督群里“不一样”的声音,一旦有异议就对他们进行警告、或者踢出群。
方忠平对会员组织管理有严格的要求,在假冒的“中华爱心基金会”建立一个月后,方忠平即要求成员签保密承诺书,共8条,包括不向外人透露资金来源;勤俭用钱,按要求参与国家项目及股权让钱生钱;平台信息资料不外传,造成恶劣影响或违法后果封卡追缴善款并追究法律责任等,保密承诺书还规定会员要严格按照团队指令,合理支配“善款”,如有违抗追究本人及家属的刑事责任,追回“善款”,取消后期获得“善款”的资格。
在各大微信群里,方忠平组织了多个民族资产解冻类、扶贫类项目,每一个项目在群里发起筹款,方忠平均会对每一笔款项收取一块钱的提成,对外则称是微信转账费。
还有多位受访者向南都记者谈到,其实进入基金会“核心办公群”的人员,每经手一个项目,都可以收获一定的提成。
“有个项目叫‘打造中国梦’,承诺2020年前让普通百姓进入中产阶级,想得到国家善款就要先交钱,当时是要求每一笔报单为‘104+1’,每个人交105元,其中104元是项目费,1元给我们的提成,我们一般是三七开,方忠平提7毛,3毛则由负责该项目的人员分成。”金文强称,尽管提成不多,但只要经手一个项目就能截留几万块,而群里的项目是源源不断的。
随着应接不暇的项目发布,金文强也不太能分辨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即便有些项目一看就是假的也愿意相信它。“就是想赌一把,万一是真的呢?”
连续投入多个项目却从未兑现返款后,金文强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骗局,但他作为“有职务的人”,却还一直在群里安抚其他会员,让大家安心等待。直到最后实在骗不下去,索性就与一大队队长吴玉梅等一起将某一个项目200多万的众筹款项私分,金文强一次就分到了30万。
3
每天接上百个“大领导”电话,被抓时坚称自己是高级干部
“项目都是中央领导亲自跟我对接的,都是真的!”在看守所里,方忠平依然声称自己是在从事“民族大业”。
南都记者探访方忠平所在的看守所
事实上,自今年2月就消失的方忠平,因涉嫌重大诈骗犯罪被警方逮捕,这位“大人物”只是浙江临安清凉峰镇白果村的一个普通村民。
2018年11月的某天,方忠平接到一通电话,对方自称是前台湾国防部部长陈诚,说名下有1800亿人民币资金需要解冻,急需一笔“运输费”,让方忠平缴款,到时就能返款百万。方忠平要求陈诚找一位“中央领导”联系自己,陈诚当即答应会让国务院的巴主任来对接。
当天下午,就有一位自称巴主任的男子给方忠平打来电话,方忠平随即在微信群里发布项目:每人支付68元就能返还40万以上解冻款,这一次,共有8000人“投资”。
其后,“巴主任”多次给方忠平来电,假冒“中华爱心基金会”名义任命其为会长,专门负责国家扶贫项目、民族资产解冻类项目的众筹工作,并以各种项目名义要求方忠平筹款。在巴主任之后,不断有“大领导”或某名人的电话打进方忠平的手机,称有资金要委托其解冻,要求其缴纳制证费、保险金、公证费、个人所得税、银行转账费等等各式各样名目的钱款“费用”。
“每天都能接到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电话,有时候太多了都接不过来。”方忠平每天忙着一边与“大领导”沟通,一边在各个微信群里发布项目、发号施令。
对此,马荷英也印象深刻:方忠平曾多次炫耀自己又和某个国家领导人联系了,提醒大家不要随便打他电话,自己随时可能接到大领导的电话。
“大领导”、“名人”们以各种名义要求方忠平筹措的钱转到指定账户,称是转给国家安全部、财政部等中央部委;有的还对他承诺,海外资产解冻后会直接存到方忠平账户让其继承遗产。
一名自称“苏海莲”的老人曾跟方忠平联系,称有五千亿遗产;若项目成功,方忠平可继承所有遗产。为此,方忠平动员了1万4千多人缴款,在此过程中,这位“苏海莲”老人还曾发给他看一张中国农业银行5000亿存款单照片,直至案发后在配合警方调查的过程中,方忠平还多次提到这笔存款,提议警方去银行确认。
基金会的财务总统计刘玲曾提醒方忠平:一些所谓“中央领导人”发来的证件和文件可能是假的,还专门给他看了一张微信安全中心发来的民族资产解冻诈骗预警截图,方忠平却“辩驳”称,这只是国家调控。
但其实,方忠平并非不知道项目的真假。2018年12月中旬,一个自称胡宗南的人打来电话说有海外资产要解冻,但是要先交4万元的备案费,方忠平就有疑虑,“要交的资金太少了”。方忠平抱着赌博的心态转了4万,结果第三天“胡宗南秘书”打来电话称他住院了,“我当场就骂他们都是骗子”。
颇为玩味的是,方忠平曾多次收到不同“领导人”发来的筹款项目,有一些项目名头重复,他索性就把项目名称改一改发到群里,有时候项目少了,便自己声称去外地考察项目。
“前期可能还抱有一些怀疑,但后期明知对方是骗子,仍然积极协助骗子实施诈骗。”有公安部刑侦局经办干警告诉南都,短短三个月里,方忠平即组织了26个民族资产解冻项目,向会员筹措资金近5000万。在今年2月被浙江警方逮捕时,方忠平还坚称自己是部级干部,叫嚣“凭什么抓我”。
4
幕后黑手称骗局成功很神奇,广西凌云诈骗成产业
方忠平的手机通讯记录,有无数条显示来自香港、美国等地区的来电,但其实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广西自治区百色市凌云县。在广西凌云,打着民族资产解冻的幌子实施诈骗已成产业链。在这个县里,像方忠平这样此前曾参与过民族资产解冻项目、又有自己团队和发展会员下线能力的,其电话号码在黑市上十分抢手,甚至有凌云的骗子称,只要拿到这些人的电话号码,诈骗就成功了一半。
三个月间,方忠平的手机号在凌云黑市不断被转手贩卖给不同的人,互不相识的人们获得号码后,纷纷电话找方忠平实施诈骗。
经营洗车厂的张承发就是其中一位。去年12月,他从几个顾客那里获得了方忠平的电话号码,了解如何实施民族资产解冻式诈骗:只要冒充国家干部给一些特定的人打电话,让对方转钱到指定账户,就能骗到钱。
张承发决心“试试手”,第一通电话就打给了方忠平。方忠平主动问他是不是某国家领导人的秘书,张承发顺水推舟接过话问:“民族资产解冻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方忠平回答张诚忠后,又主动询问此前黄金项目程序进展,张承发赶紧顺着他的话说“那个项目还差一点费用”,方忠平问“还差多少钱?”张承发随口称“差8万”,结果第二天,方忠平就将8万元转到了银行卡上。过了几天,张承发再次致电方忠平称还有解冻款4000多亿,银行卡升级需转账5万元;第二天,方忠平又给他汇了5万。最终,18万被转账到了张承发的指定账户。
像这样“轻松得手”的人不在少数。舒荣华几乎在同一时间通过某个朋友拿到方忠平的电话号码,因为赌博欠了钱,舒荣华想着试着搞点钱,给方忠平打了第一个电话,自称是中国农业银行工作人员,有12亿的国家扶贫款需下发,需要先交保管费。没想到,方忠平立刻转来12万,其后舒荣华又以同样套路从方忠平那套来18.6万元。
如此简单就得手30多万,舒荣华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神奇!”舒荣华感叹,在他实施诈骗的三个对象中,只有方忠平上当并转了账。“我给另一个人打电话说有几十亿的扶贫款,但他觉得太少了,说他手头有个几千亿的项目,不在乎这几十亿的小项目,后来就联系不上了。”
凌云此类职业性地域性犯罪猖獗,整治大幕也已拉开。在今年1月18日,公安部曾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半年的打击整治专项行动,明确提出要全面加强源头地区打击整治工作,坚决铲除滋生此类犯罪的土壤。
据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姜国利介绍,广西目前已成立打击整治领导小组,从4月起组织120名工作人员进驻凌云县12个重点村屯,下一步公安部还将继续加强对凌云县的督导整治力度。
此外,公安部也召开新闻发布会提醒公众:我国没有任何民族资产解冻类项目,凡是打着类似民族资产解冻旗号进行敛财要求交钱的,都是诈骗;凡是自称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干部通过电话微信电子邮件等形式授权任命的,都是诈骗。
全国公安机关将严打此类犯罪,深入开展犯罪重点地区的综合整治和源头治理工作,严惩幕后组织者、操纵者。
  • 新闻来源:南方都市报
  • 责任编辑:L
发表评论: 共有评论 ( 0 ) 条
  • 您的称呼: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楼盘地图 | 联系我们 | 添加收藏
Copyright 2011-2018 www.lyfdc.com.cn 溧阳房产网版权所有 苏ICP备17072037号-2 苏B2-20110167
联系我们:18601496966 新房业务QQ:485973 二手房合作QQ:485973 投诉:13584388358

本网站所刊载的所有楼盘资料(特别是楼盘价格等)及图表等仅供参考使用,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绝对精确性或可靠性。